蒸馏烧瓶

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脑洞枯竭阶段

【澄羡澄】吉光片羽

◆ 澄羡澄,现代paro

◆ 来自 @奇奇安  的点文

◆ 文不对题,私设有,ooc有

◆ 半梦半醒时的产物,感觉把两个人都写傻了

◆ 很短,可以当个段子看

◆ 字数2289

以下正文

  
   1.
  
   2007年的冬天,一场大雪落在夜里,悄无声息地覆盖住大地。
  
  雪花飘飘洒洒地荡过街角,暗淡的颜色在月光下只显得寡淡无味,路灯闪烁着发出暖黄色的光亮,啪的一声后彻底停止了工作。
  
   “叮。”
  
  小小的出租房里,手机的提示音不合时宜地响起,短促而尖锐,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刺耳。
  
  床上的人蠕动了两下,很快又安静下来,呼吸重新变得均匀,恨不得睡到天荒地老。
  
  “叮。”
  
  “叮。”
  
  “叮。”
  
   ……
  
  “哪个智障半夜不睡觉给我发短信啊!!!” 江澄忍无可忍地掀被而起,抄起手机就是一顿狂按。
  
  只见短信接收那一栏里,满满当当地挤着同一个人的名字——那个应该在太平洋另一端感受着资本主义腐朽气息的人。
  
  哦,原来是你这个智障。
  
  江澄困得几乎睁不开眼,却又怕那个人有什么紧急的事情,只好硬着头皮,把短信一条一条地点开来看。
  
  “江澄!!你在吗?”
  
  “听说你们那边下雪了,你看到了吗?”
  
  “明天一早起来就可以堆雪人啦!”
  
  “能看到我发的短信吗?”
  
  “为什么不回我,不会把我拉黑名单了吧?!”
  
  “阿澄?澄澄?澄儿?师妹?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哈麻批。
  
  江澄觉得那个人的脑子可能真的不太正常。
  
  “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”江澄咬牙切齿,把手机键盘摁得啪啪响,“我们这里是半夜。”
  
  确认。发送。盖被子睡觉。
  
  而后,没过几秒……
  
  “叮。”
  
  “有病吧!!!”起床气上头的江澄觉得自己此刻特别想打人,于是胡乱地揉了把头发,瞪着眼睛看手机的屏幕。
  
  那个人发来的是一条彩信,破手机许久没换,速度慢得挑战人的忍耐极限,过了好几分钟还处在加载的阶段,图标一圈一圈地转个没完。
  
  江澄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,耐着性子等图片显示出来。
  
  而下一秒,江澄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冲出卧室的。
  
  被甩在床上的手机陷进棉被里,许久没被触碰的屏幕暗了下来,隐约能看见一张小小的图片。
  
  四四方方的,画面上出租房的铁制门牌亮得晃眼,看得出是开了闪光的效果,还有几片雪花入了镜。
  
  
  2.
  
   急匆匆地打开房门,一股寒气便直直地扑了过来,还没有适应黑暗的眼睛一时间没能准确地聚焦,只依稀看得到一个人的轮廓。
  
  “怎么回来了?”
  
  江澄听到了自己的声音,有些沙哑,有些艰涩,还带着些压抑的惊喜。
  
  他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擂鼓一般的响亮,好像在渴望着听到那个人的声音,不是隔着冷冰冰的手机,而是面对着面,甚至能感受到对方微微颤抖的呼吸。
  
  “回家来看看你啊。” 魏无羡的话里带了些笑意,他看着眼前面色迷茫的人,没由来地感觉心里一暖,就好像远游的浪子第一次找到了家的方向,有一种尘埃落定的安心。
  
  离开得越久,见面的时候就越是难以开口。直到真正见到江澄,魏无羡才知道自己有多想念他,这种想念如同攀附在高墙上的藤蔓,一寸一寸地生长,融入身体,融入骨髓,直到变成自己的一部分,就像本能一样不需要任何理由。
  
  不知不觉之中,就已经摆脱不得。
  
  ……
  
  进到里屋,魏无羡熟稔地解下围巾,脱下外套,直直地摔在江澄的床上挺尸。
  
  “起开,你压到我手机了。”江澄毫不留情地一脚踹开霸占他床的那只不明生物,拎起诺基亚放到床头柜上,“怎么会想到回来看看?”
  
  魏无羡哀嚎一声,一个鲤鱼打挺就坐起身来,笑眯眯地盯着江澄看,晦暗的灯光映在他的眼里,平白多了几分温柔的意味。
  
  “这不是想你了嘛,我们家亲亲江澄一个人住出租房,多让人不放心啊。”
  
  “少贫。”江澄见怪不怪,面对这样一个人,脸皮厚才能不受其扰。
  
  “其实是辅导员看我表现好,就给我放了两天假,我想着美帝再怎么好,也没有咱祖国的大好河山令人心潮澎湃,所以就回来了。”魏无羡打了个哈欠,挤出来几滴鳄鱼眼泪,“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呢,一下飞机就来找你了,你还踹我!”
  
  江澄迅速抓住关键词,问道:“两天?你驴我呢?飞机一来一去,一天就过去了,你在这里能干嘛,啊?”
  
  “能看你啊。”魏无羡鸡贼地笑了笑,毫无心理负担,“明天一早的飞机,估计你一觉醒来就看不到我了,还不快点过来暖炕炕,睡觉觉?”
  
  “……所以你跨越一个太平洋只为了来我的出租房睡一觉?”江澄觉得自己可能是在跟一个二傻子对话,“你有病还是我有病?? ”
  
  “我有病!当然是我有病啦!”
  
  魏无羡丝毫没觉得哪里不对,不顾江澄的反对,兴高采烈地压着他躺到了床上。
  

  3.
  
  “靠!你在美国吃什么了,怎么那么重?”江澄挣扎着想把身上这只八爪鱼给扒拉下来。
  
  “别动别动,让我抱抱,看看是不是长膘了~” 魏无羡左摸摸,右摸摸,咸猪手忙得不亦乐乎。
  
  “你这么压着我,我怎么睡觉?”江澄试图讲道理,“既然都很困,那就快点睡。”
  
  魏无羡嘿嘿地笑着,翻了个身,摊平在江澄的旁边,而后一扯被子,把两个人盖得严严实实的。
  
  出租房的床并不小,躺一个人绰绰有余,可是躺两个大老爷们儿就有点不够大了。冬天冷,手脚不好放在棉被外面,而魏无羡的睡相又极差,翻来覆去的把棉被抖得七零八落,连带着江澄也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中。
  
  江澄脾气好,不计较,顶着睡意把棉被拢了回来,重又盖在两人的身上。
  
  魏无羡面对着江澄侧躺着,安安静静的样子倒是比平时讨人喜欢。江澄的手臂环过他的肩膀,把滑落的棉被拉了回来,不让他的后背受凉,小心翼翼的,形成了一个拥抱的姿势。
  
  夜里,时钟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,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溜走,屋外的雪渐渐地停了,归人的足迹也早已被掩埋,只余下瑟瑟的寒风一下又一下地拍打着纱窗。
  
  也许是夜晚容易让人的情感满溢,江澄看着身旁的人,突然感到有些庆幸。
  
  “我很想你,你知不知道?” 江澄微微退开了些距离,用气音小声地说着,在空气中冻得有些冰凉的手臂也轻轻地缩回了被子里。
  
  睡意越来越浓,江澄敌不过翻涌而上的困倦,终于还是在天亮之前睡了过去。
  
  就在江澄熟睡以后,魏无羡偷偷地睁开了眼睛,眸子里带了些奸计得逞的狡黠。他凑过头去,一个轻柔的不带任何情欲的吻落在了另一个人凌乱的发间。
  
  我很爱你,你又知不知道呢?
  
  
    (完)

  题外话:
  
  先选了篇脑洞成型的点文写了,习惯性的ooc也是没救了,有的点文脑洞开起来真是没完没了……
  
  感觉点文的妹子原意是要原著向的,不知道怎么的就被我写成了现代向,可能因为我傻吧\(〇_o)/ 嘿嘿希望妹子不嫌弃。
  
  最近好像又有小可爱来搞事,大家千万别认真地生气啊,钩直饵咸的,犯不着。 不过看太太们的回复简直要笑死,太太们太可爱了hhh
  
  澄羡澄圈子冷还是邪教,但是同好也算不少,大家产产粮,吃吃粮,互相夸一夸,就别去理那些糟心的事情了。

 

评论 ( 29 )
热度 ( 122 )

© 蒸馏烧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