蒸馏烧瓶

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脑洞枯竭阶段

【羡澄】星火

◆  羡澄,现代paro

◆  来自  @思琅  的点文

◆  很短,可以当个段子看

◆  私设有,ooc有

◆  字数1682

以下正文

  
  1.
  
  夜幕笼罩,远处钟楼上飘飘忽忽的钟声穿过一幢幢高楼,在耳边久久地回荡。
  
  江澄望向窗外,星星点点的烟火在黑暗中忽明忽灭,而后伴随着人们的欢笑声,缓缓地隐匿于夜幕之后。
  
  ——过年的氛围很是浓郁。
  
  魏无羡趴在桌子上,双目无神地盯着电视中播放的春节联欢晚会,腹中的饥饿感是唯一支撑着他没有睡死过去的东西。
  
  “江澄……我好饿……”
  
  无视魏无羡的哀嚎,江澄把电视的音量调大了几格,继续气定神闲地看着那些乏味的节目。
  
  “江澄……我要饿死了……”
  
  随手倒了一杯白开水,尚且温热,江澄一边喝一边揉了揉疲惫的双眼。
  
  “江澄!!再不带我去觅食,你就要失去我了!!”
 
  魏无羡突然暴起,罪恶的双爪伸向电视遥控器,一抬头却发现江澄已经关了电视。
  
  “家里能吃的都被你吃完了,现在这个时候,快餐店也都歇业了。”江澄拿起沙发上的外套,好整以暇地看着被饥饿逼得形象全无的魏某人,“走吧,带你到外面转转,说不定还有几家烧烤摊还开着,只能碰运气了。”
  
  2.
  
  虽然已是半夜,大街上还是有不少的人在压马路、放烟火,也不至于死气沉沉的。街边的店铺基本上全关了,只剩下寥寥几家还维持着营业,不过也没有什么顾客光顾。
  
  耳边是嘈杂的鞭炮声,夜空中不停地绽开绚丽的烟花,魏无羡扯着江澄的袖子,沿着街道跑得飞快。
  
  “你不是快饿死了吗!怎么还有力气跑这么快!”江澄被拽得差点扑到魏无羡的身上,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才开口道。
  
  魏无羡委屈巴巴地看着江澄,然后厚着脸皮凑过身去,把整张脸都拍在了江澄的肩上。
  
  “我好饿,饿死了,饥饿使人癫狂。”魏无羡伸出双臂环住江澄的腰,又被江澄无情地打掉。
  
  “行了行了,年前王叔跟我说过他不回家过年,他的烧烤摊应该还在前面拐角处。”江澄推开肩上那个沉重的脑袋,忍不住白了某人一眼。
  
  听了江澄的话,魏无羡就像一条找回了梦想的咸鱼,一个扑腾就往前头的小巷子里钻。
  
  “王叔!来十串羊肉串十串烤鸡心十串烤鸡翅十串烤鱿鱼和两扎啤酒!”魏无羡刚一冲到烧烤摊前就嚎开了,恨不得立刻就吃上心心念念的烧烤。
  
  因为过年的缘故,整个烧烤摊里只有魏无羡和江澄两个客人,王叔本来坐在板凳上看报纸,见是他们两个人来了,便笑眯眯地答应一声,转头忙着烤串去了。
  
  3.
  
  等待上菜的过程无疑是漫长而煎熬的,特别是周围还围绕着烧烤的香味的时候。
  
  魏无羡饿得眼冒金星,攥着江澄的袖子不肯放手,以头抢桌表现着自己对食物的渴望。
  
  好不容易等到烤串上来了,魏无羡拿起一串烤鸡翅塞到江澄的手里,自己便开始狼吞虎咽地吃起来。他饿了很久,又饱受春晚非人的摧残,已经完全不知道吃相是什么东西,连酱汁和酒渍沾到了脸上都是江澄帮他擦去的。
  
  喝了几口啤酒,江澄揉了揉被冷风吹僵的脸颊,抬头看向夜空。
  
  他看了许久,烟花一个接一个地在头顶的天空中绽开,无数的星火炸裂开来,细微而又尖利的噼啪声传入耳中。
  
  江澄能感觉到身旁的人凑了过来,嘴里呼出的热气喷洒在自己的颈窝,有一种要被灼伤的错觉。
  
  “江澄,我想亲你。”
  
  魏无羡的声音在耳边突兀地响起,比烟花的声响清晰许多,却又好像模糊了许多。
  
  江澄顿了几秒便回过头去看他,看着魏无羡认真的神色不由得心里一跳。
  
  “说什么呢!”江澄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,手忙脚乱地往后退了一些,“先把嘴擦干净,傻子!”
  
  魏无羡呼吸一滞,扯了两张餐巾纸用力地在嘴上擦了几下,又偷偷瞄了一眼背对着他们认真看报纸的王叔,心安理得地再一次凑了过去。
  
  “魏……”
  
  不等江澄说完,魏无羡的唇已覆在了江澄的唇上,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,只是轻轻地压着,蹭着,唇与唇之间紧密地贴合在一起,干燥的,温热的,还带着烧烤的味道。
  
  江澄能听见自己擂鼓般的心跳声,烟花绽开的声响在耳边变得嘈杂喑哑,鬼使神差地,他微微侧了个角度,又向前凑了一些,两人的唇以更完美的的姿势吻在一起。
  
  两个人都没有闭眼,而是固执地睁大双眼看着对方,双唇连接处传递着温暖的气息,一点一点,沾染上对方的味道。
  
  冷风仍在卖力地吹着,两颗滚烫跳动的心却在一片柔软之中慢慢地靠近、触碰、相融。
  
  “砰——”
  
  一个大型的烟花在两人头顶的天空绽开,星星点点的光亮挥洒开去,亦有万千星火碎在了他们的眸中。
  
  没有谁发出声音,唇上传来的温度依旧温暖,轻轻地磨蹭,慢慢地咬合。
  
  如星,如火。
  
   (完)
  

  

       题外话:
  
  感谢思琅太太给的这个脑洞!!!
  
  太太原话是“现pa一起看烟火时的羡澄初吻”,感觉特别暖,特别浪漫,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被我写得特别接地气_(:з」∠)_
  
  总之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,比个大心心!

  

评论 ( 23 )
热度 ( 87 )

© 蒸馏烧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