蒸馏烧瓶

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脑洞枯竭阶段

望周知

W__林澤琰:

关于江晚吟,臣附议


有意抱琴来:



想到了就来唠唠嗑,不要脸,占个江澄tag。

忘羡死忠粉、邪教去死观点忠实拥护者,勿看此文。









我个人是个比较强迫症的人,说话会有一大堆前缀,来保证我说的话没有过度也没有地图炮,所谓的“中庸”,以中为用,讲求适度,合情合理。

当然,弊端就是会很憋屈,不能放肆地怼我讨厌的人讨厌的话,但是和人客客气气地讲话,又能减少一些麻烦,所以一般还是按捺着性子这样。

关于墨香。




其实也不光光是墨香,对于我来说,作者和作品,总体来说是分开的,不能混为一谈。作品能体现作者的观念,但非常片面,也不能反映作者的全貌。说实话,魔道这本书是什么样的,在作者写完的时候,就分成了“作者眼中”和“读者眼中”两种模式,互不干扰,作者无法强迫读者接受她的观点,读者不必觉得自己和作者观点不同就是什么不好的事情。不同是很正常的,君子和而不同,追求完全的同很容易像一些官配粉丝一样,变成以排除异己为己任的过激人士。

在正文之外,如果作者还发表一些关于作品的言论,那就好比是附加的说明书,可以看,可以不看。看了可以遵守,可以不遵守。但如果一本书一定要靠说明书来带领读者把思想向作者看齐,那这本书的原作肯定有作者写得不到位的地方。

作者的观点,除了对于她自己编排的剧情之外,其他的,喜不喜欢某个角色,都是她自己的事情。其实不妨把作者也看作个普通人,讨厌谁、喜欢谁都是她的自由,因为她创造了这些角色,所以比仅仅是阅读的读者,来的更理直气壮、旁人不能管一些。

所以墨香对江澄的态度不是特别好,这个不是特别好怎么说呢,就是文中,江澄是孤独的结局;文外,他会被贴上直男标签来玩梗。但是这是作者自己的事,她乐意这样,我作为江澄粉丝希望她对角色更尊重,但只是希望,具体的我管不了,我只是个读者,我也不能以作者和我持不同的态度就对其口诛笔伐。

好比暑假的时候特别不能接受薛洋,那时候觉得这是一个挑战我道德底线的角色,不能理解所有喜欢薛洋的人,还发了一篇文章讨论这个事情。幸好云太太劝住我我把那篇充满主观情绪和气话的文章删了,不然恐怕我也像寒冰漓女士一样,被拖出来怼一千遍,想想真是十分后怕,也十分庆幸。

为什么要说这个事情呢,因为现在已经能耐着性子和洋粉相处了。说到底是态度不同,既然不同,我不强迫你接受我,你也别到我眼前说我讨厌的东西,你喜欢什么我不管,我讨厌什么你也别试图改变我,这样就可以了。我对墨香基本是这样,她喜欢她的忘羡,也喜欢江澄最好,不喜欢就不喜欢了,还有我和很多太太喜欢江澄。感谢她创造了江澄这个充满魅力的角色,但在她眼里这个角色是否有我看来的那么有魅力,我管不着,我也不是很在乎。

很多事和作者观念不同,不同就不同,完完全全契合才是少见。大家都不小了,有些事难以论对错,正如人不论好坏,只论清浊。她觉得江澄该给魏无羡下跪道歉,我不觉得,但我也不能扯着她的衣领,叫她和我想的一样。做不到的,所以摆出观点,叫大家晓得我是如何看的。但改变他人的事情,不去想。

比如说,最近魔道两周年,一条江澄的择偶标准让澄粉炸了一圈。我仔细想了想,原因有二:

一来,这基本等于再玩了玩江澄直男梗,但那个只身扛起云梦,至亲五位余生一人的江宗主,越来越没人提起,好像说到他,就是“宇宙直男”“与狗愁眠”,并且在作者的带头下越演越烈。

二来,这个择偶标准并不是很“正面”。处于“直男”和“直男癌”之间,很有一种硬塞上去的设定的感觉,以保护我方江晚吟为最高原则的粉丝们,很难坦然地就接受了。

不过,前文也说了。作者事后的补充,不以番外这种正文形式呈现,对我来说就是说明书,你可以一字一句全照办,也可以干脆不管,我就按你在那本书里写了多少来。





然后讲一讲魔道这本书、官配、还有官配粉丝吧!




就这本书而言,毫无疑问我是喜欢的。但如果我们只谈文学价值,我觉得这只能是一个精彩的故事,不能是一本内涵深刻的著作。诚然,它有战争,有残忍血腥的灭门,有势力的交迭和陨灭。有亲情,有友情,有难以理清的恩仇爱恨,有碰撞交织的善恶,有复杂矛盾的人性,但最终却只讲了一个“有情人终成眷属”的结局。这个结局并不是不好,也不是说就低一等,但是并没有那么出彩,没有那么戳我。

忘羡能打动那么多人,也不是一无是处,这点晓得。我比较喜欢的是少年时期的忘羡,魏无羡爬玉兰树,对书斋里的蓝忘机喊“蓝湛,想我不想?”,我觉得不失可爱,后来的“蓝湛看我”这个梗也非常美好。

但美好归美好,现在看来已经不像一刷那么戳我了。总的来说,忘羡的模式是“受撩攻,受把攻撩弯了,攻深情暗恋受,受感悟到自己也喜欢攻,他们就在一起了”,大概这样。

双杰是一种几句话概括不清楚的恩怨纠葛,生死之仇的横亘,十三年的等候,不知是恨之入骨还是欣喜若狂,这些更深刻,更难以言表却又直击灵魂,更令人为之动容,又为之叹惋。

也不是觉得忘羡不好,更没有在“diss忘羡”,大家不怎么吃忘羡总有个理由,我把这话说出来,不吹不黑,端平了,说两句我的看法,就这样子了。

既然忘羡是盖了章的理想人格,我更希望看到理想人格与不理想的社会碰撞,而不是突然能够抛下责任,一人抛下师弟,一人抛下兄长,从此甜甜蜜蜜走天涯,除了彼此什么都不管了、什么都看不见了。

自然,我希望只是我希望,我没资格对作者指手画脚。我知道没人稀罕我想什么,忘羡热得很,不在乎多我一个少我一个。我也没指望说出来能怎么样,不吐不快而已。

一刷的时候很喜欢官配,那时候我家基友就站澄羡了,当时抱着“怎么可能”的态度,但是从来没想过要她“改邪归正”。二刷喜欢上江澄,欢欢喜喜站了双杰,哎一见晚吟误终身。

我觉得搞邪教(姑且称为邪教,这里的意思是“和官配不一样”),对主要为了忘羡而写这篇文的作者确实不是很礼貌,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强迫自己吃忘羡,搞就搞了,魔道是我给钱看的,没白嫖,做为读者也算仁至义尽,总不至于自己写文用爱发电,还要被人赶尽杀绝。

所以这个方面来说,我觉得魔道圈的有些官配粉丝行事非常不漂亮,追着双杰圈的太太们,疯狗一样咬,打着“净化”“伸张正义”的旗号,但说到底只是“排除异己”而已。讨厌的不是“拆官配”,而是“拆了我喜欢的cp”,其他的都是幌子,为了增加自己行为正当性的遮羞布而已。

不然,拿什么摇旗呐喊?

哥哥,脑子放清楚些吧,世界上的不同太多了,您哪儿能啥都管啊。

再者,人的思想是什么,凭您管得住么?


再来说玩梗这个事情。




我很讨厌“妈的死给”“与狗愁眠”这些梗,乃至“狗澄”,我觉得已经极其富有侮辱性了。我不喜欢,因为我眼里的江澄是云梦江宗主,而不是只有“直男”“单身”两个标签。过于夸大这两个标签,甚至忽略了江澄本身是什么角色,什么形象的人,我觉得就是所谓的玩梗过度,就像玩金光瑶的身高梗玩得只记得他的增高垫,而不记得“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”一样。

忘羡天天,非常恩爱,但那是忘羡的事情,不是非得拉上江澄来凸显一下他们有多恩爱。还是说,有些文手不让江澄来叫两句“妈的死给”,就压根写不了忘羡文?这是什么道理?

还有就是,你说我喜欢的人只配和狗在一起,我不高兴,我很不高兴。

一点也不好笑,真的。

我能做的只有呼吁、请求,别人听不听,我没办法,但力所能及的事,总归要做一做的。

力排“妈的死给”之众议,
力挽“与狗愁眠”之狂澜。


幸会,这里江澄迷妹。



评论
热度 ( 400 )

© 蒸馏烧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