蒸馏烧瓶

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脑洞枯竭阶段

【云梦双杰|澄→羡】雨夜(一发完)

◆ 澄羡,澄羡,澄羡,邪教注意

◆ 私设有,ooc有

◆ 小学生文笔

◆ 字数1437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一场大雨连着下了许多天,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莲花坞也被这场大雨所笼罩,这几日空气中总是充斥着一种能令人心烦意乱的潮湿感,黏腻得过分。
  
  江澄合衣躺在床上,双眼微微阖着,不知道是不是空气的缘故,呼吸有一点不稳,雨声入耳,确是毫无睡意。
  
  屋外的雨仍旧下得淅淅沥沥,密密的雨滴拍打在树叶上,发出嘈杂的声音。 江澄蹙起眉,在无数次入眠无果后,终于起身坐到了案前,胡乱地灌了几口茶水。
  
  这样的雨夜,让他无法控制地想起那个人。 一个足够恣意,足够洒脱,却也足够让自己讨厌的人。
  
  魏无羡。
  
  想到这个名字,江澄便感到一阵无力。自己应该是恨他的,不管是年少时候,还是现如今,自己始终比不过他,就连体内的这颗金丹都是他施舍的。爹娘的死,姐姐和姐夫的死,无一不拜他所赐,自己怎么能不恨他?
  
  可是,乱葬岗围剿后的十三年间,魏无羡时常会入梦,有时是初见时那张清秀的脸,带着一点无措,又带着一点希冀,渴望被接受的那些心思溢于言表;有时是在云深不知处念学时,被蓝启仁训斥的样子,嘴角时常挂着玩世不恭的微笑;有时是拿着一坛天子笑,微醺着歪头看自己的样子,嘴里喃喃着一些自己听不懂的词句。然后恍惚之间,有什么东西被撕扯开,在脑海里飘忽旋转,许许多多的影像重合起来,汇聚成了魏无羡的样子。
  
  然后那个魏无羡站在他的面前,嘴角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,说的话却是掷地有声。
 
  他说,将来你做家主,我做你的下属,一辈子扶持你。姑苏蓝氏有双璧,我们云梦江氏就有双杰,永远不背叛你,不背叛江家。
  
  云梦双杰。
  
  当初他那么说,自己竟是信了,而且认为理所当然。对啊,其实本来就该这样,他就应该一辈子扶持自己,就应该一辈子陪在自己的身边,他怎么能离开呢?
  
  思绪渐渐纷乱起来,脑海中闪过一帧帧熟悉的画面,走马观花一般地飞速略过,然后定格在了那张满是血污的脸上。
  
  继而梦醒,过往之事烟消云散。洗漱完毕,更衣束发,江澄还是那个冷静自持,语带讥讽的三毒圣手,他是江枫眠和虞紫鸢的儿子,是金陵的舅舅,是江家如今的支柱,他有许许多多光鲜的身份,却唯独不是他魏无羡的家主。
  
  窗外雨势渐小,却还是下个不停,就像没有尽头一般。江澄靠在案边,右手撑着有些沉重的头,左手悬在空中半握着,仿佛想抓住什么,却又没有勇气,只能保持着这个尴尬的姿势,不上不下。
  
  年少的时候,天不怕地不怕,能指天大喊我命由我不由天,觉得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可畏惧的。现如今才明白,有的事情真的是由不得自己,要得到的太多,要顾虑的太多,所以就要牺牲掉一些东西,哪怕是再重要的东西。
  
  魏无羡之于江澄,是可望而不可即,曾经是如此,现在亦是如此,将来更是如此,所以没有什么可以后悔的,路是自己选的,死撑着也要走到最后。
  
  只是有点遗憾,如果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人……是自己就好了。
  
  江澄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,而魏无羡却总是个意外。每当想起他的时候,胸腔中好像有什么情绪呼之欲出——有嫉妒,有恨意,有愧疚,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悸动……复杂得令人心烦。
  
  就好像当年两个人住在一个屋檐下,每一个雨夜,魏无羡都会趴在他的枕边,嬉皮笑脸地凑上前来,嘴里呼出的热气扫过脸颊,然后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说:师弟,雨声烦得很,吵得我都睡不着觉,不如你陪我睡?
  
  江澄总是推拒怒骂着不肯,最后却总是在某人的软磨硬泡下勉强答应下来。那时候的心情,好像并不是完全的不耐烦,隐约有些期待的意味,就连心跳都比平时快了几分。
  
  想着想着,睡意渐渐涌了上来,江澄步态不齐地挪到床边卧下,朦胧中瞥见了挂在墙上的那柄随便。
  
  那是他的佩剑。
  
  睡过去的前一刻,江澄想:若是他能回莲花坞来看看,那也是挺好的。
  
         (完)
  
  
 

评论 ( 8 )
热度 ( 202 )

© 蒸馏烧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