蒸馏烧瓶

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脑洞枯竭阶段

【澄羡澄】酒后(现代paro,一发完)

◆ 澄羡澄无差,邪教注意

◆ 现代paro,私设有,ooc有

◆ 大概治愈向

◆ 小学生文笔

◆ 字数2395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夜晚的风带着些凉意,嗖嗖地划过耳畔,魏无羡上身只穿了一件T恤,风灌进领口,带着冰凉的触感。
  
  此时,他正站在酒店门口,看着几个老同学把那个人搀扶着,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。
  
  “诶,魏无羡!”站在最前面的短发女生看到了他,出声喊道,“江澄喝醉了,可能要麻烦你送他回家。”
  
  “哦没问题,把他交给我就行了。” 魏无羡走近几步,朝那个女生礼貌地笑笑,伸手接过了江澄,拢了拢他乱糟糟的头发,然后把他抱在了怀里,“那我先带他走了,你们玩得开心。”
  
  “去吧。”短发女孩笑了笑,朝魏无羡挥挥手表示再见。
  
  低下头,魏无羡又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。因为喝醉了的缘故,江澄的脸上隐着一抹潮红,呼吸有些急促,带着浓重的酒味,眉头难受地纠结在一起,看上去竟有点委屈。
  
  魏无羡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眼里带着些微的笑意,然后他伸出手,轻轻地捏了捏江澄的脸。
  
  “喂,江澄,醒醒。”魏无羡在江澄的脸上掐了两道浅浅的印子,“你说说,怎么喝了那么多?”
  
  似乎很不满意被打扰,江澄拍开那只在自己脸上吃豆腐的爪子,半眯着眼看向魏无羡:“……魏婴?”
  
  “诶,是我是我。你怎么喝了那么多酒?难不难受啊?”
  
  江澄直接无视了他的问话,迷迷糊糊地开口道:“你怎么,这么晚才来?”
    
  “呃……”魏无羡顿了几秒,“今天不是蓝湛出国的日子嘛,我就去机场送送他,没想到飞机晚点了,就错过了末班车……”
  
  “哼。”不等魏无羡说完,江澄便打断了他的话,一副不想听你解释的样子,直接俯身把脸埋进了魏无羡的怀里。
  
  魏无羡:????????
  
     没想到,这家伙喝醉了会这么幼稚。魏无羡有些哭笑不得,心里却起了些逗弄的心思。
  
  “我说江澄小朋友啊。”魏无羡揉了揉江澄的头发,把原本就乱的发型变得更乱,然后调笑道,“是不是不舒服?魏婴叔叔背你回家好不好?”
  
  魏无羡原本以为江澄会骂他几句或者是直接无视他,没想到胸口处却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:
  
  “好。”
  
  得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魏无羡只得俯下身,让江澄趴到自己的背上。
  
  一个成年男人的体重压在身上,魏无羡走起路来有些晃。凉风从两人的身边掠过,而江澄的身体微微发烫,胸口的温度透过薄薄的T恤传递到魏无羡的背上,很热,很烫。
  
  魏无羡能感觉到江澄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半边脸上,有一种快要被灼伤的错觉。酒味挥之不去,不停地往鼻子里钻,闻久了,竟也觉得有些醉了。
  
  
  ………………
  
  
  ……
 
  
  走了没多久,江澄突然闷闷地开口。
  
  “放我下来。”
  
  “别,放下以后再让我背,我可背不动了。”
  
  “我想吐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江澄吐完后,魏无羡掏出餐巾纸擦掉了江澄嘴边的秽物,趁机又在他的脸上掐了两把。
  
  正打算再背起江澄的时候,魏无羡才发现江澄正有些呆滞地看着自己,眼眶红红的,神情带着点茫然。
  
  魏无羡伸出五指在江澄的眼前挥了挥:“嗯?你怎么了?”
  
  江澄盯了他一会儿,似乎有点苦恼。
  
  “你是谁?”
  
  “……我是魏婴啊,你失忆了?”
  
  江澄还是看着他,然后歪着头想了想,突然坚定了起来。
  
  “你不是魏婴!”
  
  “我怎么就不是魏婴了?”魏无羡有些好笑地看着江澄,平时看惯了他严肃的样子,这样孩子气的一面还真有些可爱。
  
  “嗯……”江澄想了一会儿,“魏婴他没有你那么高,头发还扎着小揪儿,脸摸起来有点肉肉的。”
  
  说着,江澄把双手贴在了魏无羡的脸上,揉了揉他被夜风吹得冰冷的脸颊。
  
  “你的脸……没肉感。”
  
  魏无羡:……我这算是被一个醉鬼吃豆腐了吗?
  
  “我有个问题。”魏无羡作小学生举手状,“你怎么知道我……魏婴的脸摸起来是肉肉的?”
  
  听罢,江澄突然笑了起来,他压着声对魏无羡说:“那我告诉你,你可不要告诉魏婴。”
  
  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  
  “你发誓。”
  
  “我发誓不告诉魏婴。”……反正我就是魏婴。
  
  江澄凑到魏无羡的耳边:“其实每次魏婴睡着以后,我都偷偷捏他脸来着。”
  
      魏无羡:“……”
  
  “不过你别误会!”江澄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“其实我可讨厌魏婴了。”
  
  魏无羡突然来了兴致,问道:“哦?为什么呀?”
  
  “因为他总是比我优秀,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比不上他,太讨厌了。”江澄低垂着眉眼,背后偷偷握起了拳头,“而且他嘴巴特别欠,没有一点正经的样子,可偏偏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,大家都喜欢他,我很嫉妒。”
  
  “我一直以来都比不过他,但其实我要是真的超过了他,他也不会在意,在意的从来只有我一人而已。”
  
  “所以说,魏婴太烦了,太讨厌了,他关注的事情太多,喜欢的东西也太多,而我最关注的只有他,这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……

  
  江澄对着魏无羡说了许多,都是平时不可能说出口的话,而魏无羡只能默默听着,他不知道江澄是这么看他的,心里有些慌乱,也有些庆幸。
  
  
  许久,魏无羡终于开口问道:“你真的就那么讨厌魏婴?”
  
  江澄摇摇头,神色有些挣扎:“其实我也喜欢他的。”
  
  魏无羡一愣。
  
  “他会带我去好玩的地方,给我买夜宵,送我最喜欢的礼物。”江澄回忆道,“……虽然最后总会被爹娘骂。”
  
  “我跟他说我不喜欢,其实我很开心。”江澄扯着魏无羡的袖子,“你答应我你不告诉魏婴。这些话要是让他听到,他的尾巴就能翘上天了!”
  
  “好,我不告诉他。”魏无羡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,架起江澄的胳膊,“走吧。”
 
  
     ………………
  
  
  ……
  
  
  夜晚的广场上只有很少的几个人在行走,显得空空荡荡。
  
  魏无羡扶着江澄慢腾腾地在广场上挪动着,喝醉了的江澄很安静,不像其他醉鬼一样又吵又闹,只是靠在自己的肩上保持着半梦半醒的状态。
  
  “……魏婴。”耳边响起江澄有些沙哑的声音。
  
  “醒了?”魏无羡笑着看向江澄,“知道我是魏婴了?”
  
  江澄:“?”
  
  “你刚才,非说我不是魏婴。”魏无羡调笑道,“你还说你以前偷偷捏我脸来着。”
  
  江澄一僵,有一种秘密被别人窥见的感觉,而那个窥见的人,正是那个秘密里的主角。
  
  这感觉,太糟糕了。江澄叹了口气,许久,他放弃了什么似的说道:
  
  “把手伸过来。”
  
  虽然不知道江澄要干什么,但是魏无羡还是乖乖地把手伸到了江澄面前,然后江澄犹豫了一下,把自己的手贴了上去,慢慢屈起手指,两人指间的温度渐渐相融。
  
  十指相扣。

      虔诚得如同朝圣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  

  “走吧,回家了。”江澄牢牢地抓着魏无羡的手,一如既往的严肃。
 
  “好,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街灯把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,而相连的只有两只紧扣的手掌。
  
   ……
  
  
  很多年以后,魏无羡才知道,这是江澄唯一一次在清醒时表明心迹,只是自己太迟钝,就这样错过了。
  
  
  
  (完)

评论 ( 19 )
热度 ( 205 )

© 蒸馏烧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