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簇邪】暗涌(一发完)

◆ 鸭梨的苦逼单箭头

◆ ooc有,逻辑没有

以下正文

  
  又是沙漠。
  
  毒辣的阳光逼得人睁不开眼睛,热气蒸腾而上,具象一般笼罩在队伍上空,浓厚得挥散不去。
  
  行进间,粗砺的沙子刮擦过皮肤,留下凌厉的痛感,一如木刺深深地扎在皮肉里,融合成为身体的一部分,麻木而又伴随着阵阵刺痛,拔不掉,忘不了。
  
  真他妈热。
  
  黎簇抠着嵌进指甲缝里的沙粒,一路骂骂咧咧地跟在队伍的最后。驮着装备的骆驼后蹄一扬,撩起一片沙子,黎簇侧了个身,堪堪躲过,却仍有不少沙子飞到了面上。
  
  “操。”
  
  似是听到了响动,走在前方的吴邪回头望了一眼黎簇的方向——这是极短促的一瞥,视线未曾在少年的身上停留一刻,便重新投向前方。
  
  等到黎簇揉去眼角的生理泪水,再度抬起头时,只看得到吴邪的背影,包裹在厚厚的衣衫下,却丝毫不显得笨重。
  
  黎簇呸了两下企图把嘴里的沙子吐出来,却感觉沙子好像黏在了舌苔上,只有一股苦味弥漫在口腔里。
  
  “我说,吴老板。”黎簇咧着嘴跑上前去,手向前伸着试图扣住吴邪的肩膀,“咱们这么走着,什么时候是个头?”
  
  吴邪轻巧地避开黎簇的手,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,甚至没有搭理他的意思。
  
  这不是第一次了。 黎簇讨了个没趣,却并不生气,自觉地退后几步,继续跟在队伍的最后。
  
  路线图是黎簇手下的人找到的,为了这趟行程能够顺利,黎簇早已记在了脑子里,什么时候能到目的地他比谁都清楚,刚才那么做也不过是没事找事。
  
  盯着吴邪的后脑勺,黎簇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些微的针刺感在头脑中放大,割开结痂的伤口,涌出一片淋漓的鲜血。
  
  黎簇,你可真是犯贱。
  
  有谁的声音在耳边回响,黎簇的嘴角勾起一个自嘲的弧度。
  
  是啊,谁叫我喜欢他呢。
  
  破开记忆的闸门,汹涌而至的画面里都是吴邪的身影——
  
  他拿着刀,一下又一下挑开自己背上已经缝合的伤口,温凉的指尖在背部游走、按压。
  
  他从水中抽身而出,语调没有任何起伏,甩下一句莫名的话后没再看自己一眼。
  
  他站在一旁,看着自己一脚踹向挑事者的头颅,面上的表情未有一丝变化,没有赞赏,也没有厌恶。
  
  吴邪。吴邪。吴邪。
  
  黎簇总是克制不住地想叫出这两个字——一个人的名字——张开嘴却只能说出一句戏谑的“吴老板”。
  
  如果可以的话,黎簇真想一枪崩了吴邪,只需一瞬,一了百了,无论是他带给自己的痛苦,还是自己深埋于心的渴望,都当做一个笑话,过去了便没有什么大不了。
  
  但是黎簇无法忽视胸腔中涌动的酸涩和妒忌,埋得越深,翻起时就涌得越高,连带着神经都一抽一抽地疼。
  
  他不会忘记,吴邪看着自己时从来都只有淡漠的眼神,却在提起另一个人时有了温暖的笑意。
  
  夹着香烟的手骨节分明,星星点点的火光在吴邪的眼中跳动,明灭之间勾勒出黑暗的轮廓,直至燃到尽头。
  
  自己当时做了什么?
  
  对,在那人重新叼起烟之前,吻了上去。
  
  呛鼻的烟味瞬间充满了整个口腔,干燥的嘴唇却固执地贴合着,没有更进一步,却又不愿后退。
  
  就像是自欺欺人。
  
  最后是吴邪分开了两人——用拳头直呼上黎簇的面门。
  
  “玩够了吗?”吴邪活动了几下手腕后,用鞋子把烟头碾灭,却没有看向黎簇。
  
  “你明明知道的!”黎簇站起身,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“我……”
  
  “闭嘴。”
  
  一如以往平淡的语气,却把黎簇的话生生打断。
  
  你明明知道的。我喜欢你。
  
  非常非常喜欢。
  
 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,你不在乎啊。
  
  黄沙刷洗掉人们行走的痕迹,黎簇跟在队伍的最后,看着吴邪的背影,没有再说一句话。
  
  End.

2.14了,祝大家情人节快乐!

评论 ( 3 )
热度 ( 42 )

© 蒸馏烧瓶 | Powered by LOFTER